擴內需、轉市場,紡服外貿企業加速轉型升級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下半年以來,出口環境發生變化。首先是6月15日,美國率先宣布對原產于中國的5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;到7月6日,美國正式對340億美元中國產品開始加征25%關稅;緊接著8月23日起,特朗普政府針對16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25%的關稅;至9月24日,美國對約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10%的關稅生效,稅率將從2019年1月1日提升至25%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紡織服裝外貿企業在這一背景下加速了行業升級,而對于已實現全球產能配置的紡織服裝龍頭企業來說,這一影響比較有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口紡織企業抗風險能力漸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以國內產能為主的出口型企業相比,全球布局產能的紡織服裝龍頭企業受貿易摩擦影響相對較小、抗風險能力更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海紡織一位外貿資深人士對第1財經記者表示,這些年來隨著出口環境改善、產業整體水平的提升,綜合應變能力增強了很多,不少企業把供應鏈轉到東南亞和非洲,也較大程度上規避了此類貿易風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介紹,中國是世界上大的紡織品服裝出口國。從中國出口角度考慮,中國紡織制衣企業對美國市場的依存度有限。2017年,中國紡織品服裝出口額2686億美元,其中對美國全年出口額占總額的17%,仍低于歐盟的18.2%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從美國進口角度考慮,中國紡織制衣企業是美國服裝市場的重要供應方。據美國海關統計,2017年1~11月美國進口紡織品服裝1084億美元,其中自中國進口394億美元,占其進口總額之比高達36.4%。以個別企業為例,申洲國際(02313.HK)作為耐克大的服裝供應商,由其供應的訂單占比達到12%~14%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型外貿紡織服裝企業經過多年摸爬滾打,已完成全球產業布局,而對于中型外貿企業來說,加征關稅將倒逼它們在技術、質量、品牌等方面不斷提高自身水平,客觀上也會加速新一輪的行業洗牌,促進產業升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耕內需市場、擴大出口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孚控股、華孚時尚董事長孫偉挺在今年9月曾表示,從轉危為機的角度看,這也是中國紡織服裝產業走出去的催化劑。訂單減少、價格下跌、庫存增多、應收賬款風險增大,如何避免?我們的對策是:保增長、優質效、控風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內越來越多的企業早已將市場的開拓轉向內銷,以兩大色紡巨頭華孚時尚和百隆東方(601339.SH)為例,華孚時尚的內銷比例就從2016年的63.01%提升至2017年的73.27%。同時該企業還在加速推進新疆和越南的產能布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孚時尚財報顯示,其2017財年全年新增產能32萬錠,達到了180萬錠。百隆東方的財報中也指出,將繼續加大內銷市場開發力度,努力擴大下游各新興細分市場的銷售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述兩家企業主營的色紡紗,相對于傳統工藝和色織布工藝來說,是應用于高端面料的一種紡紗工藝,更環保、時尚,也更有科技含量,應用領域廣闊,但只占到棉紡織業的6%左右,后期隨著環保的加強及消費升級的需求,市場空間將有望進一步擴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“一帶一路”相關國家/地區共有44億人口,更是潛力巨大的新興市場。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副會長張錫安表示,去年中國向“一帶一路”相關國家和地區出口紡織服裝914.7億美元,約占全國紡織服裝總出口額的34.1%,而傳統歐、美、日市場份額分別為18.2%、16.9%和7.6%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“一帶一路”相關國家中,中東歐國家約占了四分之一,去年中國對這一地區出口147億美元,同比增長10.8%。而中東歐也是新疆出口紡織服裝第二大市場,其中俄羅斯是新疆紡織出口的第三大單一國別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司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满十八18禁止免费无码网站